关于进一步发挥文化馆辐射带动作用推动朝阳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建设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8-10-22

区政协文化委员会课题组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是朝阳区服务首都“四个中心”建设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北京重要讲话精神和市十二次党代会精神,朝阳区加强顶层设计,聚焦全国文化中心“一核一城三带两区”总体框架,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以提升区域文化创新能力和公共文化服务能力为核心,逐步建立起立足区情、覆盖城乡、按需供给、广泛参与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为深入了解朝阳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情况,区政协调研组通过组织召开专题座谈会、实地考察走访等形式,对辖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建设情况、公共文化设施建设情况以及公共文化服务的辐射带动作用进行了深入了解和调研,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朝阳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整体情况和主要特点  
    朝阳区是北京市的经济发展强区,也是北京市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区,被赋予 “国际交往的重要窗口、中国与世界经济联系的重要节点、对外服务业发达地区、现代文化中心”等功能定位。作为全国文化中心建设核心区,朝阳区始终突出文化引领,努力打造“文化强区”,形成了文化资源丰厚、文化氛围浓郁、文化特色鲜明、文化人才汇聚、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发展的良好态势,成为首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和全国首个国家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
    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管理水平,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基本文化权益的实现和文化发展成果的共享程度。朝阳区从顶层设计入手明确发展思路,研究制定朝阳区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1+6”制度文件,以《朝阳区全面加强文化建设的意见》为统领,突出强调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以提升区域文化创新能力和公共文化服务能力为核心,以增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生命力和对外文化交流国际影响力为重点,以全面深化文化发展改革为动力,高起点、高标准、高质量地推动朝阳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建设。朝阳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一)统筹协调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
    紧紧围绕建设“文化强区”战略目标,坚持全区“一盘棋”,成立文化工作推进领导小组统筹协调,科学制定朝阳区“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专项规划以及《关于推进公共文化及设施品牌创建工程的实施意见》、《关于贯彻落实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实施方案》、《朝阳区公共文化服务评价考核实施办法》、《公共文化重大项目管理考核办法》等一系列配套政策文件,不断完善公共文化评价指标体系,推动政府履职尽责。作为首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朝阳区突出“统筹、共享、均等、便捷”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模式,构建“3+1”四级公共文化服务网络,基本形成了“15分钟文化服务圈”。打造文化朝阳云平台,为群众提供便捷精准的服务,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为载体,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助推北京全国文化中心建设的同时,也为“朝阳群众”的文化生活带来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二)精准定位公共文化服务网络
    按照“3+1”的四级公共文化服务网络,对不同层级的公共文化设施精准定位,区级设施重在统筹引导,地区级设施强调特色共享,街乡级设施注重公益均等,社区村级设施突出基本便利。通过资源整合,扩大服务范围,提升了服务效能。立足区域实际,把区域内公共文化服务的对象按人群划分为本地城乡居民、流动人口、外籍人口、特殊人群四类。针对这四类人群的不同需求,有针对性地提供公共文化服务,实现了本地居民文化活动有舞台、流动人口文化活动有去处、外籍人口文化活动有渠道、特殊群体需求供给有保障,并且关注新阶层人士的公共文化需求,定制特色服务。
    (三)探索创新文化治理模式
    在文化事业、文化产业双轮驱动方面进行持续探索实践。朝阳区文化馆率先进行差额拨款试点改革,统筹建立品牌文化项目,在公益和市场融合方面不断创新。成立文艺工号、文化居委会、街乡文联,统筹区域名家、文化创业者下沉为基层群众服务。文化治理推动社会治理,用美育教育影响更多百姓,增强邻里感情,提升社会精神文明,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充分利用文化与科技融合,上线文化朝阳云平台,扶持民办博物馆、民办图书馆发展,增强公共服务意识,建立文化志愿者队伍和文化馆专业人才,壮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
   (四)深入挖掘保护区域文脉
    围绕历史古迹、河流、乡村、民俗,在全区43个街乡全面开展历史文脉挖掘工作,加强大运河文化带保护与建设,全面挖掘和展示区域历史民俗文化魅力。重点对大运河历史文化、通惠河沿岸文物,朝阳区漕运文化、萧太后河人文历史、神木厂历史景观等进行研究挖掘,启动坝河和亮马河综合治理和文化廊道项目,启动老工业遗址文化专项研究工作,深入推进朝阳区老工业资源征集与利用。通过保护和改造,将老的历史文化遗产、老厂房变身博物馆、文化中心、文化产业园,为居民了解优秀传统文化、享受公共文化服务、青年人文化创业就业提供了良好的人文环境和空间场地。
    通过几年来不断丰富的实践和探索,朝阳区已初步建成覆盖城乡的公共文化设施服务网络、专兼结合的公共文化建设队伍、技术先进的公共文化数字服务网络以及数字文化社区。全区现有区级设施5个,地区级文化中心2个,街乡级文化中心43个,社区(村)级文化活动室493个。43个街乡文化中心全部确定为全额拨款事业单位,拥有群众队伍3144支,骨干力量7万余人,数字文化社区达到126家。文博图事业实现了较快发展,目前已经建成10家示范分馆、8家城市书房,43个街乡实现通借通还。涌现出朝阳森林演出季、国际风情节、潮流音乐周、社区一家亲、大学生戏剧节、“一带一路”舞蹈演出季、798艺术节、翰墨朝阳、市民音乐厅、兵马俑灯彩、北京民俗文化节、艺术朝阳等一批文化活动品牌。
    二、朝阳区公共文化服务发挥辐射带动作用的突出亮点
    (一)文化馆总分馆建设辐射到街乡
    朝阳区文化馆以“3+1”服务网络为依托,初步形成总馆、地区馆、辐射街乡馆逐级带动的总分馆服务网络。总分馆由同一个建设主体资助、同一个主管机构管理,工作统一计划,人员统一调配,服务功能上各有侧重。总馆处于核心地位的文化馆,功能定位上侧重与区域国际化承载区相接轨;地区级文化中心处于从属地位,贴近社区百姓的实际需求,强化特色功能和资源互补,运行方式上突出创新性, 探索理事会制度、文艺工号、文化居委会、文化协助社会治理等新模式;街乡馆处于辐射地位,对软硬件条件优质的街乡进行重点培育,挖掘特色资源,建设示范特色分馆;社区村级覆盖基本便利服务。总馆通过策划全区统一活动项目、制定统一执行方案、评价标准,搭建平台,43个街乡享受统一文化配送,资源共享、共同参与,集中展示各街乡的文化特色,以此为平台,各街乡加强学习交流,互通有无,带动街乡自身文化品牌的挖掘和培育,推动“一街乡一品牌”文化建设,促进协同发展。
    1、打破有形馆,以市场化手段反哺公益性事业
    朝阳区文化馆2003年作为首批全国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单位,主动放弃“全额拨款事业单位”的金饭碗,投身差额拨款的洪流中,摒弃“守着场馆打转转”的老式做派,冲出有形的馆,一头扎进与基层百姓“心贴心”的隐形网格中,将文化的触角向纵深延伸。通过企业化的管理方式提高效率,引入市场机制,打造品牌活动。不断挖掘市场供需关系、打通社会合作渠道,通过多种方式推广公共文化产品。通过市场化运作,“9剧场”以多剧场集群成为融入年轻人和艺术家群体的消费平台,成为北京东部地区的戏剧演出新地标,年均票房总额超千万,演出近1000场,占北京小剧场演出剧目的三分之一强。文化馆以办展览、讲故事、演话剧、做项目的形式,打破了有形的馆,成为文化的亲近者,兵马俑系列展览、国际风情节、朝阳森林演出季、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一带一路”舞蹈演出季、798艺术节、新舞蹈国际艺术节等文化品牌项目得以发展起来,甚至走出国门,提升了公共文化供给的含金量。如今朝阳区文化馆年创收突破2000万元,在以市场化手段反哺公益性事业上做出有益探索。
    2、“文艺工号”模式,实现资源共享最大化
    香河园地区文化中心推出“文艺工号”模式,以“文艺工号”为核心,孵化社会机构,凝聚社会资源,将目标受众锁定于新社会阶层,深入研究文化供需关系,探索公共文化设施自我管理和社会化运营,集文化、创业、孵化于一体,吸引创新创业力量,运用创客思维,通过社会资源、空间资源、网络资源的整合,为有志于从事公共文化产品供给的机构提供平台资源,通过ppp模式、资源置换、购买服务等方式孵化社会机构,为青年群体或社会组织提供更经济、更便利的文化交流互动平台和创业就业服务。目前,已有榫卯3D创意中心、艺术教室、斑马书店、多维剧场、隔壁剧社、北京9当代舞团、民乐团等十余家文化机构以社会化的运作方式入驻“文艺工号”,实现资源共享最大化,他们不但在这里创作、排演、展示,也对周边居民进行免费培训,带动了地区文化发展,使百姓共享文化成果,为香河园、三里屯、左家庄、和平街、安贞、太阳宫等街乡群众提供文化活动空间,也为这些地区的基层文艺团队和非非戏剧节等文化项目品牌提供了发展空间,满足周边约40万人的日常文化需求。此外,香河园地区文化中心还改变传统的内部机制运行,实践理事会制度,广泛凝聚区域文化资源参与文化共商共治,为区域居民提供全面优质的公共文化服务,为“文艺工号”提供成长、展示和沟通的良好平台。理事会制度为公共文化设施实现自我管理和社会化运营提供可贵的先行经验,对于节约政府开支、提高公共文化施运行效能等方面起到积极的示范作用。
    3、“文化居委会”实现公共文化居民自治机制
    垡头地区文化中心创造性地推出了公共文化的居民自我管理机制,建立“文化居委会”和志愿者服务体系。该中心是全市首个地区级文化中心,完全参照“国家一级馆”的建设标准设计施工通过建立,设置了图书馆、电影院、民众教育学堂、艺术培训教室、捐书驿站等文化设施,还有针对年轻人开设的绿皮火车咖啡厅、黑钻剧场、垡头青年创意、多媒体数字空间、车库创造社、工业遗址研习室等现代文化空间,真正成为符合百姓需要的、家门口的文化阵地。“文化居委会”初步实现了公共文化居民自我管理机制,由本地区居民代表组成,本着维护本地区居民文化权益的宗旨,负责搜集并向地区文化中心反馈居民的文化需求和建议,协助地区文化中心开展日常文化活动,文化中心搞什么活动,上什么项目,要由文化居委会说了算。通过让居民自己决定项目,最大限度地迎合居民的文化需求,从“我演给你看”变为居民“点菜”,社区志愿者参与和介入文化活动的组织安排、逐步实现居民在文化领域的自我管理和自我发展。志愿者的工作通过“志愿北京”及“朝阳区志愿者公益储蓄中心”网站进行公示提高了文化志愿服务队伍的工作水平,实现社区文化志愿服务的经常化、有效性。如今已发展出的“读书不输”居民读书小组、“社区营造计划”“一米田”“一米美术馆”“一米博物馆” “一米图书馆”等活动项目都是文化居委会提出和策划的产物,通过居民自治的方式,使周边五乡一街各类居民享受公共文化服务。
    (二)图书馆总分馆建设实现公共阅读服务网络全覆盖
    朝阳区建立“四网一体”多维度公共阅读服务保障体系。“四网”包括传统公共图书馆服务网络,自助图书馆为主体的城市街区图书馆服务网络,电子阅览室、共享工程服务点为基础的数字图书馆服务网络,流动图书馆为主体的定制化阅读服务网络,这些网络相互支撑,构成覆盖朝阳区的“一体”特色公共阅读服务体系。公共图书馆加强总馆建设,实施“一馆两址”同时开放,全面升级空间规划、阅览环境、服务项目。同时优选硬件完备,环境优质,人员齐备的地区文化中心分馆、街乡分馆打造示范分馆,给予重点资金重点项目扶持,实施延时开放,优化阅览环境、配置数字化阅读设备,提供自助式借阅预约服务,统筹采用联采统编,统一配送,通借通还的服务模式大大提高了阅读体验。为了让读书成为更多人的一种生活方式,朝阳区大胆打破行政区划、体制机制等限制,充分利用政府资源和社会力量运营能力优势,与社会力量、文创园区合作创办社会化管理的城市书屋,书屋配备数字化阅读设备并接入北京市公共图书馆“一卡通”服务系统,实现免费借阅,通借通还。在延续解决阅读“最后一公里”上实现了全域覆盖、零死角。目前已建成了梦工坊馆、宸冰书坊馆、798尤伦斯馆、良阅书房馆、东亿产业园馆、三里屯馆、东区儿童医院馆、读聚时光馆8家社会化管理的城市书屋,有效弥补了北京CBD和各艺术园区内公共阅读资源发展不充分不均衡的问题,延伸了公共阅读服务的时间、空间,扩大公共阅读服务的覆盖人群。“城市书屋”建设是现有“四网一体”公共阅读服务体系的有益补充,是推进文化事业与文化产业深度互动、融合发展的一次创新探索。
    (三)社区流动美术馆把高雅艺术送到社区家门口
    社区流动美术馆是一种全新的综合性公共文化服务形态,通过资源整合将基层的办公场所、文化活动场地、闲置的空白墙面、宣传栏等经过有效整治,用高雅的书画作品进行布置装饰,使过去在大型美术馆、博物馆等艺术殿堂才能见到的名家作品,在社区便能就近欣赏。流动美术馆依托城市的线性公共空间打造城市线性文化设施与景观,构建起朝阳区点、线、面有机结合的公共文化空间体系,使公共文化空间既承载城市精神和特色文化,又成为人们观察和感知城市的重要触角。目前朝阳区已建有50家社区流动美术馆。社区流动美术馆重构文化供给空间,把过去只能在高雅殿堂才能欣赏到的书画艺术品送到社区,丰富了公共文化的供给内容,让文化雅俗共赏,促进了全民美育。在文化供给方式上,以居民生活的公共空间为主要载体,社区百姓在上下班之余、休闲遛弯之时,出门就能赏文化、聊文化,在打造文化场所的同时,也构建起居民重要的社交场所,实现文化生活化。在文化内容的设计上,结合社区类型、人群结构、行为特征、居民需求等提供个性化的主题文化服务,以满足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文化需求,真正发挥文化引领风尚、以文化人、塑造灵魂的作用。
    (四)文化朝阳云平台实现全民线上文化互动交流
    “文化朝阳”云平台是朝阳区打造公共文化服务全覆盖的又一项有力举措。“文化朝阳”云平台具有活动信息、票务资讯、阅读推广、场馆场地、数字资源、交流互动六大功能,是一个公益互动的多媒体平台。通过电脑、手机等终端,提供海量的图书、视频、音频、场地、票务等免费资源,市民可各取所需,享受其中的文化资源。针对公共文化服务中存在的供需对接不畅、设施效能发挥不高、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渠道不畅等问题,平台有针对性地设置了意见建议、反馈、评论、点赞、收藏等多项功能,可以实现群众与群众、群众与政府文化部门、群众与优秀文化人才、群众与社会机构等之间的即时互动。平台幕后的大数据分析,还可以轻松收集和统计出用户行为轨迹、图书流转轨迹、文化资源使用情况、文化资源活跃度、文化服务匹配度、文化活动执行情况等多类信息,并根据这些数据,最终为政府及社会提供群众文化生活指数。
    三、朝阳区公共文化服务面临的困难和问题
    多年来,朝阳区公共文化服务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服务范围和服务质量与整个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还存在差距。调研中,大家普遍感到,加快提升公共文化服务的辐射带动作用,还需要重点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一)文化馆的公众的黏性不够。文化馆不能只是服务于“文艺爱好者”,也要能吸引老街坊、打动年轻人,面向所有民众,成为民众教育的空间。文化馆应当以积极、科学的姿态发展回归民众教育,真正发挥“开通民智,改良风俗”的社会价值属性。通过提供不同种类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让越来越多人成为文化馆的黏性用户。
    (二)文化馆内生动力不足。现有的文化馆内部有效管理与资源有效整合能力还不足,人才结构不尽合理,专业人员多,管理人才少,亟需激发年轻人活力,建立良好的沟通决策机制和健全的管理制度,不断提高文化馆的管理运行效能、社会服务效能、资金使用效益,建立与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相适应的现代新型文化馆治理新模式。
    (三)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程度不够。公共文化服务还应惠及更广泛的群体,在提供城市居民的基本公共文化服务的同时,还应在促进城乡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上下功夫,关注边缘弱势群体,增加农村公共文化产品供给,根据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和流动人口等群体的特点和需求,提供相应公共文化服务等,促进公共文化服务均衡协调发展。
    (四)文化馆运行机制与政府公共文化服务购买机制与不相适应。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的升级脚步落后于文化消费需求升级脚步,存在意愿差异,缺乏选择性菜单。此外,政府按照“虚拟市场”的形式,购买公共文化服务,极易导致购买行为“内部化”,公共文化服务供给“有服务、无需求”和“有支出、无服务”等现象。
    (五)公共文化与文化产业互融互通缺乏指导和政策支持。朝阳区通过文化产业反哺到公共文化事业做了很多大胆的尝试,但造血功能还有待进一步提高。如何提高社会力量和文化企业参与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积极性是政府需要考量和研究的问题。市场化手段只是实现公共文化服务的一种方式,政府还应对合作边界和利益分配方式给予一定的科学指导和政策支持。
    (六)数字化新媒体在公共文化服务中发挥的作用还不明显。随着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不断提高,对高质量公共文化服务需求越发迫切。新媒体以其独具特色的草根性、便捷性、实时性和移动性、社交化等优势,成为公众文化生活的一种日常工具。但是目前,在公共文化服务领域运用数字化、新媒体等手段与数字新媒体技术的发展速度不相适应,适应能力欠缺,脚步过慢,在供给内容和供给途径等方面均有待进一步完善和创新。
    四、发挥朝阳区公共文化服务辐射带动作用的建议
    (一)强化造血功能,鼓励社会力量提供公共文化服务
    2017年3月正式颁布的《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明确了社会力量在公共文化设施建设、管理和服务提供等方面的重要作用,鼓励和支持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通过兴办实体、资助项目、赞助活动、提供设施、捐赠产品等方式,参与提供公共文化服务。公共文化服务与文化产业不是对立的,而是互动关系。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公共文化服务也是一种文化产业,其中的一部分内容必须通过市场来实现,市场是对公共的补充。公益性事业容易缺乏主动性,而市场是讲究价值的,需要研究服务对象、产品需求、管理效率等。文化馆创收跟公益性并不矛盾。公共文化服务应当引入市场化手段,导入创新因素,增强造血功能,充分利用朝阳区会展服务、传媒、广告、娱乐、影视、时尚、设计等文化产业资源的聚集优势,调动区域内聚集的外籍人士、商务人士、文化人士和新阶层人士等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活动。政府应当转变观念,充分发挥引导作用,通过健全相关制度和税收优惠政策,吸引社会力量广泛参与。文化企业在参与公共文化服务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培育消费群体。在有效满足当地居民的文化需求的同时,企业也能够收获品牌、集聚人气,有效提升了公共文化服务效能,最终形成以公共文化事业带动文化产业发展,以产业营收助力公益文化事业的良性循环,形成朝阳区中心地域文化发展强势,示范带动全市文化发展。
    (二)打破既有的边界,创新文化馆生态系统
    随着新兴文化形态加速涌现,跨界日趋明显,公共文化供给从封闭的“自我繁荣”走向开放合作,要求文化馆超越一体化的组织刚性,从一体化走向平台化,创新文化馆生态系统。文化馆策划和举办的文化活动,应具有品牌化思维,从策划阶段就把活动当做产品,研究供需关系,把产品当做品牌去塑造,通过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渠道共同推广公共文化产品,使之可持续发展。在运作方式上允许一定弹性,充分释放创新资源的效用。坚持规模化、集聚化、专业化、国际化发展战略,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知名公共文化项目品牌和衍生文化产品,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的供给质量,主动服务京津冀文化协同发展。引导和提升居民更高层次的文化消费需求,扶持培育好各类民间节庆活动,增加节日文化内涵,创新公共文化服务参与国际文化交流合作的形式和内容,坚持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官方交流与民间交流相结合的原则,着力培育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品牌项目和活动,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不断提升朝阳区国家文化交流中心的功能。
    (三)注重文化惠民,实现公共文化服务“人人通”
    充分发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文化引领作用,开展全民美育。将文化馆的功能定位于国民教育、社会(社区)文化治理、塑造共同价值等几个方面。首选要满足民众的基本文化需求,内容包括艺术修养的普及、道德礼仪的养成以及引导健康生活方式等方面。其次,最大限度激活和发挥群众在文化治理中的主体作用,推广基层文化自治组织运行模式,对接、协调和疏解社会问题,提升社区治理能力;第三,塑造公共精神和共同价值,构建地区多元主体共同参与社会治理格局。文化馆应发挥聚合效应,广泛开展各类惠民惠民文化活动,将区域内的企业职工、农民工、学生、老人以及高端白领、外籍人士、新阶层人士等人群的文化生活都纳入到了文化馆的服务范畴,充分考虑受众群体的家庭状况、经济状况、就业状况、社会保障、生活品位、休闲方式、阶层认同、政治选择、社会态度、价值观念等因素,为不同的群体提供差异化的公共文化服务,为各阶层人群提供优质文化产品,最大限度地保障群众文化权益。以各类演出团体为依托,培育富有地方特色的演出项目和演出团体,大力引进国内外高水平演艺项目;依托传统节日和节令文化活动,向外籍人士传播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讲好中国故事;将青少年引进公共文化馆,借助社会力量举办文化艺术培训和青少年创新创意项目展示,读书会分享会、生活学习养成计划等促进健康生活方式的公共文化活动;将老年文化活动列入公共文化服务范围,为老年人提供公共文化教育,举办老年人艺术节等品牌文化活动和学习活动;对社会弱势群体提供送文化到家的精准服务和文化补给;对新阶层人士、上班族提供线上公共文化互动活动……真正实现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人人通”。
    (四)重视数字化服务,拓展公共文化服务的空间
    全民网络时代,新媒体、数字平台、智能终端等载体的出现逐渐对大众的生活方式、生活质量和文化消费方式产生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新媒体不仅是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也成为思想文化信息的集散地和社会舆论的放大器。打造数字化服务平台,利用新媒体等技术手段建设数字文化馆,提供在线服务已成为现代新型文化馆甚至整个公共文化的当务之重。新媒体使公共文化的传播方式由“单向传播”转变为“双向传播”,不仅重塑了公共文化的传播环境,而且也拓展了公共文化服务的空间,更重要的是创新了公共文化服务模式。数字平台的广泛应用和新型公共信息服务智能终端的运行,将进一步拓展公共文化服务空间,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模式,使公共文化服务打破时空限制,实现投放的精准化、品牌化和移动化。政府应积极推动多级数字化服务平台,并实现多级联网联动,通过新媒体平台开辟短视频才艺展示、在线视频培训、微信互动课程、网上剧场等新的线上文化活动,运用新的文化载体和技术手段更直接地提供菜单式公共文化服务,让大众足不出户就能够到海量的网络文化产品,大大节约时间成本、场地成本、人力成本,更好地体现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公益性、基本性、便利性。
    (五)积极推动疏解腾退,优化公共文化设施布局 
    以老旧工业厂房改造转型升级利用为抓手,改善和优化公共文化设施布局,深入推进“腾笼换鸟”, 提升文化资源开发水平,打造城市文化新地标。将近代工业遗产与保护改造利用结合起来,打造集近代工业发展展示、生态工业展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文化休闲、公共文化服务等为一体的特色文化活动空间。集聚整合创新要素资源,科学引导存量空间资源提供公共文化服务,以文化名人聚集效应为依托,建立各类文化工作室集聚区;以民间手工艺传承和弘扬为依托,大力发展工艺美术,鼓励民间工艺美术师建立工艺品研发展示机构,创办艺术品生产企业,发展特色文化旅游商品的设计制作。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利用腾退空间打造各具特色的民办艺术馆、美术馆、博物馆、城市书屋、培训中心、剧院剧场等,举办文化节、戏剧节、艺术体验课、惠民公益演出等活动,促进文化产业与文化事业融合发展,提升区域文化品质。
    (六)挖掘历史底蕴,推动传统文化保护传承
    建立新的文化资源开发理念,挖掘和利用朝阳区本土历史文化资源,从社会文化价值角度推介打造朝阳特色历史文化。以大运河历史文脉为依托,围绕环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引进一批公共文化休闲项目,以历史名人文化展示、传统民俗再现、人文精神体现为出发点,规划建设历史文化街区和名人名家名馆名居,推动建立朝阳区博物馆、朝阳区农村民俗博物馆,乡村(社区)博物馆,鼓励和扶持民办博物馆、艺术馆发展,保护好传统民俗文化,实现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古都文化与首都文化的有机融合,打造朝阳的历史文化名片和首都市民文化休闲活动的“后花园”,实现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七)发挥主体责任,建立健全购买公共文化服务机制
    充分发挥政府主体责任,采取购买服务、民办公助等举措吸引社会力量广泛参与,有效整合各类文化资源,有效解决公共文化服务供需矛盾。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进一步突出公益性和公开性,推进提供“自下而上、以需定供”的菜单式服务,避免由于供需信息不对称带来的效率低下等弊端和不完全竞争带来的购买垄断。积极培育多种所有制形式的企业和非营利性社会组织等购买主体。宣传普及文化类社会组织在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中的积极作用,促进自发性文艺团队组织升级成为文化类社会组织。树立“大文化”的理念,把民办图书馆、民营演艺机构、民办博物馆、民办上网服务场所等提供的优秀公共文化服务纳入政府购买范围,实现公共文化服务提供主体的多元化。推进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透明化,简化审批登记流程,不断扫除政策障碍,促进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进入市场化轨道。
    (八)注重队伍建设,激发人才活力
    进一步加强公共文化的人才队伍建设,打造立体培训体系。通过社会招聘和兼职的模式,吸引具有管理能力、懂文化、有创意的复合型人才的文化管理人才,激发年轻人活力和创造力。采取分级分类培训机制,分别对文化馆系统街乡主管领导、文化中心主任、基层文化干部及文化骨干组织开展有针对性、对渠道的精准业务培训。积极做好志愿者团体和民间文化队伍的建设工作,加大对民间文艺团体的支持力度,不断繁荣发展群众文化艺术。通过培训提升,打造门类齐全、结构合理、储备丰富的文化人才队伍。
    “朝阳区文化馆模式”是在朝阳区土生土长发展起来的,它是文化体制改革的产物,社会化是其不断发展创新的活力源泉;“朝阳区文化馆模式”培育了良好的乡风民俗,对于朝阳区打造文明街区、文明社区、文明朝阳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朝阳区文化馆模式”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的公共文化实现模式,是适应我国现阶段公共文化的发展模式;“朝阳区文化馆模式”不是固定时,而是进行时,需要随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断创新探索。